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小提琴家陈锐签约Decca首发《金色年华》-千龙网?中国首都网
* 来源 :http://www.owashitoru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6-26 21:42

陈锐:我爱好健身,喜欢户外运动,喜欢到海边,对海的情感很深,喜欢游泳、爬山。喜欢看景致,爬山都是用跑的,为了跑到最上面观赏风景。我生活的每个城市都带给了我不一样东西,当我搬到一个新的地方,我就会卸掉环境给我的货色,我会更懂得自己。不论我做什么,艺术家、音乐家,当我更了解自己的时候,我就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。

北京晨报:作为音乐家,你以为最好和最坏的方面是哪些?

北京晨报:你还有音乐之外的其他喜好吗?

陈锐是当今最激动听心的青年小提琴家之一。他与很多世界著名音乐家举办音乐会,在网络上占有巨量跟随者(例如在Sound Cloud领有超过200万粉丝),不断分享搞怪的个人视频与内容。陈锐说:“这张专辑继续了从前的多种风格,并保存了一项重要的哲学——只有一直取得启示和制造,可能有一天我们也会留下金色年华。”

陈锐:对我来说,录制那些短视频的目标,素来不是为了成为一名网红,我的初衷是将音乐传布给我的听众,让他们很开心。而让乐迷开心,不仅是录制生活里有趣的短视频,也可以是音乐会片断,或富有教导意思的大师课。视频有逗趣的,也有严肃的;有生活的,也有教育性质的,这就是我做这些视频的理由。我或许两三周发布一条视频,花几个小时时间,但仍是练琴时间更多了。现在大略宣布了上百条,视频都有脚本。我在等飞机时会写情节,并在脑海里设想一遍全体画面。自己俨然是一位导演。好比今天发布的视频,就是上个星期在巴塞罗纳拍的,早上4点起床去拍摄日出。不仅有创意,拍摄完后期自己也会剪辑。我也想去拜访其他音乐家,也会是乐趣。我也有机会跟马友友聊天,然而还没机会去录像。

■专访陈锐

陈锐:很少机遇去创造新的东西,由于我们都是演奏古老的贝多芬、巴赫、莫扎特。通常被老师讲,一个音不依照谱子就是错音;这里怎么可能忽然大声呢,你必须照谱子演奏。开端时候,创造力会被束缚。那么不同的创造力,需要一个过程,须要你去成长,你才干理解。在这张专辑录制中,我一点点寻找,有信念创造新的音色,并且与我的观众思维有一个链接。当你更了解观众时候,音乐就更可能被接收、被欣赏。

北京晨报:巡演忙碌,你是如何部署练琴时光的?

北京晨报:录音过程里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吗?

当今最有魅力的青年小提琴家陈锐,签约Decca Classics后首张专辑——室内乐与管弦乐作品集锦《金色年华》,于6月8日发行。

作为被《华盛顿邮报》称为“景象级蠢才”的音乐家,陈锐亲身为专辑筛选了曲目。这些作品不仅在音乐上堪称小提琴的黄金时期,而且也是陈锐吹奏作风与创造力上的金色年华。专辑中心曲目是布鲁赫《g小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》,由罗伯特·特莱维诺指挥伦敦爱乐乐团协奏,录制于去年8月。

假如你想抓住什么,是永远不会捉住的。只有你在创造什么真正的东西时、用新的办法在演奏时,才是逼真的。所以,自由创造是新专辑《金色年华》的特质!每一首曲目都用不一样的录制方法去演绎。不同于在音乐厅现场演奏,录制专辑很合适去出现一种密切感,像老的黑胶唱片播放出来的特别音质。这也是我在柯蒂斯学习时,从老师那里习得的。从恩师那里接收这种音色跟拉琴的主意,这次录音又顺便回去和老师再复盘回想这个别致演奏方式。现在音乐厅声音都巨大而遥远,但作为音乐家要去均衡,既要适应现场的上演气氛,也要坚持自己的个性,这很重要。这张专辑里有良多改编、翻新曲目,比方德彪西的《月光》、萨蒂的《由钢琴改编为小提琴四重奏》,我愿意为大家浮现新的古典,去参加新的东西,0207澳门威尼斯红包,这就是自在创造!

北京晨报:你在网上的短视频都十分吸惹人,如何看自己成了网红?

陈锐:很难说天天要训练多少小时,因为巡演的时候,总会坐飞机。但是一有空就会训练,像昨天练习了5个小时,但今天接受采访就练习的少一点,要自己平衡,老实面对自己。

陈锐:最好、最坏的方面都是旅行。好的在于能够去看不同地方的人,懂得不同地方的人。因为我从小到处住,都能够交给车辆自主实现解决最后一公里找不,台北、北京、澳大利亚、美国,2015年又搬去柏林。在人生的进程里,必需到不同地方去休会。每次搬到一个新的地方,就会更深地舆解自己,意识到什么是真正的本人,什么是环境对你的影响。每次搬到一个新的处所,我就更深入意识到什么对我最最主要。当初,社会环境对我有很大影响,特殊是网络。有时,我都不晓得我是谁,我毕竟被什么影响了,尤其是社交媒体对人们生涯的融入。

专辑的开始曲是在陈锐YouTube频道点击量超过5万次,称作“新派萨蒂”的弦乐四重奏,包括萨蒂的《裸体歌舞》第1号、罗西尼的《威廉·退尔》序曲等音乐素材。这首作品由陈锐和他所在的“柏林制造”四重奏演奏,编曲由该团的大提琴斯特凡·孔慈实现。另一位小提琴是诺阿·本迪克斯-巴尔格雷,中提琴是阿米哈伊·格罗茨,他们三位都来自柏林爱乐乐团,去年11月在当地录制。

这张专辑还收录了传奇小提琴巨匠克莱斯勒和海菲茨创作、改编的作品,如《切分音》《漂亮的罗斯马琳》《莲花之地》《小星星》《夏日时间》,以及斯特凡·孔慈编曲的德彪西《月光》、澳大利亚民谣《丛林流落》,由陈锐与钢琴家朱利安·昆汀独特演奏。

北京晨报:一年的演出有多少场?各品种型的演出形式比例是什么样?

北京晨报:这次的录音,与之前有什么不一样的发明过程?

陈锐:在与“柏林制作”组合录制前一晚,我们探讨到清晨2点多。实在像莫扎特也会这样子,到最后一刻才找出适合的方式,也会自己创造,专辑中有一段旋律,我们完全转变了念头。初始时候,是为一个偷羊负罪跳河自残而逝世的人歌颂,但咱们完整变换了主题。这是一个很酷的事件。与“柏林制造”四重奏,有时候我们开玩笑,一年只有四五场演出,但很珍视。

陈锐:前多少天,还跟妈妈一起算了算每年的演出量。作为职业演奏家,今年全年的演出数目是108场。六成是与乐团的协奏曲,二三成是独奏,一两成是室内乐。我无比喜欢室内乐,如果要做一个严正音乐家,必须阅历室内乐。室内乐让你有一种不同的听法,经由这种练习后,可以用到其余情势的演出中。

北京晨报:想要在今天的录音技巧下“还原”老唱片的音色其实不轻易吧?

陈锐:我想要找特别的音色,有那种老唱片的音色风格,其实这也是很难的,因为这种感到是异常个人的东西。我想这里面含有许多当时的录音技术,他们的麦克风不像现在,这就需要演奏时用一种比拟尖利且暖和的音色去呈现,这就需要一种平衡。因为现在的录音技术不同了,所以,如果呈现当年的音色,就得用一种不同于当年的演奏方式去完成。这长短常有趣的过程,去追溯一种已经消散了的声音。但是我个人认为,在录制《金色年华》专辑过程中,在寻找那种早年间声音旅程中,我仿佛也发明了不一样的演奏技能,后果是非常美的!我的理念就是,去摸索到某个水平之后,在达到某一点之后,自己去创造。因为,你不可能始终沿着某个方向,真正复刻当年的那种声音。复制的老是比不上本真的,所以,你必须自己去创造自己的风格。